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选择教育机构,也要量力而行

2020年06月20日 11:26

近年来,补习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生长,家长和小孩对补习班也是非常狂热,可以说,现在的孩子接受的教育是一代比一代强,一代比一代好。

因为现在的社会不比以前,市场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家长都不想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从小就对自己的孩子严格培养教育。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很多家长对补习班这么“情有独钟”的原因。

当然,也有不少家长没有给孩子报补习班、兴趣班,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教育机构没用、骗钱,所以平时也很少关注这方面的消息。

关于孩子要不要上补习班,这几年一直有很多争议,小编就此给出三点建议。

一、尊重孩子的选择。

毫不夸张的说,大部分孩子去上补习班、兴趣班都是家长的安排,很多家长都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由,给孩子报很多班,有的家长甚至不经思考、盲目地看别人报什么班就给自己的孩子报什么班。

在报补习班这件事上,小编认为家长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并且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做出选择。首先要看孩子对上补习班是一个怎样的态度,要是自身愿意学习,那就可以去,还能学到东西;要是自身不愿意学习,去了也心不在焉,不会有什么成果。

当然,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说,孩子懂什么啊,让孩子选择除了玩还能选出什么?但我想问问这些家长,你的选择就确定是对的吗?磨刀不误砍柴工,多花些时间寻找,既是尊重孩子,更是让你多了解自己孩子的机会。不要急于为孩子做选择,多带着孩子接触一些不同的事物,在孩子展示出兴趣或天赋时再做决定未尝不可。

二、量力而行。

现在的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毫不夸张的说,有的家长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给孩子报名气大的教育机构,承受着不可承受的经济负担;有的家长自己工作压力大,还要陪孩子上一些需要长时间坚持的课程,最后累垮了自己的身体。这种非理性的重视导致的结果就是花冤枉钱、浪费大把时间!

孩子是否要上补习班,各位家长最好根据自己家庭的物质条件等客观因素,以及自身的时间、精力、能力等方面量力而行。

三、选择合适的教育机构。

对于真的想给自己的孩子报补习班的家长来说,关于教育机构的选择也是重中之重。

现在的教育机构种类繁多,质量参差不齐,有一些机构确实以孩子成长和发展为目的在,但但也有不少的机构是以赚钱为目的、以宣传手段见长的赢利主体。

所以,家长在选择教育机构的时候,可以多听听口碑、多了解了解老师,最后再作出最终的选择。不要听信机构一方的宣传和承诺就直接掏钱,免得上当受骗。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给自己的孩子选择教育机构,可以上考生网看下有没有合适的选择,现在的教育机构都是通过第三方平台招生,还没试过的家长朋友们可以去了解下,考生网还能作为孩子的一个学习网站,孩子可以在上面下载视频学习资料等,非常方便。

相关推荐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

租客网:打造健康诚信租赁生态圈

说起租房,很多人脑子里第一个会冒出的词,是黑中介,有些地方的黑中介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负责,随意涨价,不退押金等。随便上一些社区看看,吐槽黑中介的非常多,比如坑钱,不退押金,态度恶劣,违约等。中介很坑、不要找黑中介基本达成了共识。租房的目标人群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毕业不久,未买房,在外地上班的人群,包含合租和整租;另一类是已成家的,买不起房或者其他原因而租房居家的人群,基本都是整租。互联网租房面向的人群更多的是第一类。目前找租房大致有这么几个模式:一是传统渠道,中介的门店,或是小广告;二是一些互联网租赁平台;三是自己做租房的互联网中介。这么多模式,真正解决用户需求的依旧很少,那么问题来了,如今很多O2O服务行业已经非常完善,为什么租房还是有这么多关于中介的问题呢?因为对于租客来说,价格是非常关注的一点。显然有了个中介,但房租会溢价,还要提供中介费,在看房阶段中介能为租客提供的,除了房源之外其他服务并不多,在广大租客心中,房东直租一定是最省钱、最省心的。所以结论出来了。房东的需求和租客的需求是相反的,一个喜欢中介,一个不喜欢。各种黑中介猖狂根源,是因为房源都在他们手里,中介为了更大的收益,抢到更多的房源、服务好房东,明显要比服务好租客、获得好口碑来的重要。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是绝对的,传统的门面中介,得依靠出租房屋,或出售二手房中成交所得到的中介费生存,为了赚钱,只能顶上“黑中介”的头衔。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房屋交易重都存在中介费现象,例如租客网就实行“房屋免押金,不要中介费”。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实行“信用体系认证”,不论是中介还是房东,都得通过认证,才可进入平台使用,如此便可彻底与“黑中介”说再见。租客网顾名思义是为广大租客服务的网站,但租客网的众多福利绝不会都偏向租客。除了服务租客,提高租客的体验感,租客网对广大中介来说也是“福音”,如今的租赁市场乱象丛生,房屋中介平台的诚信度一次次受到市场拷问,但是正规的中介该怎么办?难道也被无端扣上“黑中介”的帽子?当然不可以。租客网联合全国中小中介,致力于打造健康诚信的生态圈,当市场出现“黑白中介”对抗的局面,相信广大租客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市场整顿,迫在眉睫,中介们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无疑是整顿市场的最佳路径。

2020年04月30日 11:31

广州出台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办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租客网获悉,2020年3月24日,广州市住建局发布《广州市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实施办法》文件,涉及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等多项决定,讲加快促进广州市住房租赁市场发展,加快建设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根据租客网从网上资料所知,关于奖补标准与对象,办法中提到,利用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750元/平方米-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商业、办公、工业、酒店用房等非住宅,经批准改造为租赁住房的,改造为普通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5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建设集体宿舍型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城中村租赁住房品质化提升、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且相对集中的项目,按建筑面积3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闲置住房经品质化提升作为租赁住房,且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的项目,按建筑面积35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而为环卫工人、公交司机等城市重要公共服务群体提供租赁住房,且租金接受政府指导的,按以下标准给予补贴:新建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10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改造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实施品质化提升的租赁住房项目,按建筑面积6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此外,符合规定内的住房租赁企业将房源信息录入“阳光租房”平台,录入房源数量不少于300套(间)的,或建筑面积不少于10000平方米的,按150元/间给予奖励。住房租赁企业、中介机构于2019年1月1日后通过“阳光租房”平台办理住房租赁合同备案,租期在6个月(含)以上的,按150元/宗的标准给予奖励。如果使用社会住房信息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并实现房源验真和网上合同登记备案功能的,按以下标准给予奖励:企业自有住房信息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的,按10万元/个给予奖励;第三方商业运营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的,按20万元/个给予奖励。据悉,本办法自印发之日起实施,有效期至2021年12月31日。

2020年03月28日 20:08